八重桜

你是思考者还是行动家?

蜜汁设定


想到盗笔吸血鬼世界的人物关系(cp关系??)



吴邪-小花:

小时候还是人类的时候关系不错,吴邪的不算初恋的初恋。两人有些相似,互相理解起来比较快,不过现在物种都不一样了,基本生活在两个世界里,小花挺羡慕吴邪的自由和韧劲儿,一开始喜欢装13整他,又因为相性不错,想告诉他自己的事情,但又觉得人类很脆弱,还是别和自己扯上关系好,纠结后决定玩被动策略,想知道,你自己查呀。

小吴是个喜欢上钩的人,对他而言小花的神秘感和亲近感处于一种适当的平衡,怀疑和理解也处于一种平衡,只要发生一件能够打破平衡的事,那么两人在一块儿也挺舒服的,小花大概是精神距离与他最近的吸血鬼了。



吴邪-胖子

在与小哥等人危险的旅行中遇到的一朵奇葩。社会你胖爷,爱财爱美女,有时候又感觉万物皆浮云,心宽体胖,乐天知命,怎么过都能舒服(少数情况)。吴邪的最佳拍档,相性满分。一个谨慎惜命有时候执拗过头,一个胆大心细拿得起放得下,总之,凑在一起就对了。只是这俩的哥们儿感远远大过cp感,所以这唯二的人类主角很难写成cp了。



吴邪-小哥

初次见面场景太可怕,大概是吴邪一生的阴影吧。血呀半透明的肢体呀黑色长发呀,啊!不要过来!但却救了自己和小花。此君记忆像被打散的豆腐脑,飘在血液里,是一个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的行走的谜团,内心有模糊不清的目标和责任,但是目前想不起来。和吴邪他们一同走过的时光很珍贵,吴邪填补了他的一块即将永远缺失的空白,因此,对于小吴最终的决定,虽然不愿但也不反对,即便很可能是黑眼镜的圈套,很可能是又是一个千年悲剧。

怪物啊——挺善良的怪物——这人挺好就是太奇怪——跟着他有事儿搞——不行我要跟着你——是哥们就别拦着我——可能过个几千年我就不那么执着了你说是吧



吴邪-黑眼镜

最大秘密源,吴邪参与进来的主要原因之一。被黑眼镜那奇葩的性格和看不透的秘密吸引,有时候吴邪觉得黑眼镜有点像胖子和小哥的结合体,处着舒服但又充满神秘的吸引力,要不是完全不知道黑眼镜在想什么,吴邪会觉得两个人在一起也不错。(没意识到整个圈套的时候)

呵呵,我挺喜欢他的,他也很适合成为我们的一员,反正现在他已经进套了,我就陪着他继续存在一会儿吧。当然,到他也受不了为止,不过这次有两个,可以撑的更久吧?



小花-黑眼镜

你以为我不知道,但其实我知道。只是我阻止不了你,又不想一厢情愿而已。

小家伙以为我不知道他知道,但我知道他其实知道的不全。我挺喜欢他的,只是小吴更合适一些,能活得更久。

看不惯但打不过 vs 呵呵你也很可爱呀。



小哥-黑眼镜

肆意操纵人的命运,有意思吗?虽然我不后悔当年的选择,但这次,我不想看到他们被你随意摆布。

唉,我以为这么多年了你能体贴我一下,结果你现在连试图理解我都不愿意,让人好伤心啊(笑),不过我还是挺喜欢你的,这次多了个人和我们一起,可以待更久哦。

我已经看穿你了 vs 一切谎言的起因是你呀。




最有意思的/最dynamic的cp:吴邪&黑眼镜
最心意相通/最互相依靠的cp:吴邪&小花
最柏拉图的/最感人肺腑的cp:吴邪&小哥
最纠结/最虐心的cp:小哥&黑眼镜
最老夫老妻的/最哥们儿的cp:吴邪&胖子


如果这个吸血鬼平行世界真的发展出了cp关系,明显程度估计就是上面那个顺序了......

盗笔吸血鬼 · 直接当正文吧!1.3


上文:吴邪自主解读觉得小花是在欲擒故纵,于是趁着时间还早,准备去地下室看看。



这是一个两层独栋别墅,比毛胚房稍微好一点,有基本的家具,但没什么装潢,毫无生活气息。吴邪下到一楼,站在地下室的楼梯口,稍微有点忐忑。

刚刚他摸黑去厨房,发现这里没水没电,也没有厨房用具,就拆了一根水管拿在手上。此时他手握水管,侧身贴在墙壁上横着下楼,时刻警惕周围的环境。

这是最后一级台阶。地下室里依旧一片漆黑,但他的眼睛早就适应了。环视一圈,没有站立的东西存在,他能看到最近的血渠已经快要见底了,远处靠墙的地上有一片黑影。

吴邪小心翼翼地走进那片黑影,发现是那是被他们放下来的人,奇怪的是,他们被非常整齐地摆成了两排,有些人的气息更加弱了,有些则情况有所好转。

他和小花当时都没有报警,也没有叫救护车,可能是这件事太诡异,他们自然而然地认为不是正常手段能解决的,引入第三方力量反而会带来更多问题。

......嗯?我是什么时候开始这样想的?这真的是我的想法吗?

吴邪放下水管,检查着受害者们的气息,隐隐有些疑惑,但内心有个声音让他别再反驳。现在的要紧事是看看地下二层到底有什么东西。小花不在这里,也不太可能离开这栋房子,不然会顺便把他也带走,唯一的可能性是小花也下到了地下二层中。

他给几个呼吸微弱的人做了基础的心肺复苏,深吸一口气,回到了楼梯间。一个人推台阶十分费力,用了吃奶的劲儿才推进去一点点。这就很诡异了,昨晚那么轻易地就推进去三阶台阶,小花的力气那么大么?

现在,他是没辙了。他想莫非小花早就预料到了,就算我命犯太极,不听他的劝告,也可以用“打不开门”这个狗血的原因把我逼回去。吴邪,你真废啊,一路被人牵着走,那人还是你曾经朦胧地喜欢过的童年玩伴(性别居然为男),还是拍拍屁股回家吧。

他感到一阵无力的愤怒,视线不由自主地晃悠着,想找到其他的线索。不经意间,目光回到了那两排非常整齐的受害者。昨晚肯定不是这样的,那小花为什么这么搞?看的不爽,强迫症犯了?突然他眼角一跳,那里有十三个人啊!十三个人排两排,上下两排居然左右对称,中间肯定少了人。

少了谁?少了我!

他立马跑到那具空荡处,刚刚路过的时候那里是一条血渠,当时也没在意,此时他仔细观察那条道有点深度的混凝土沟,发现快要见底的血下面似乎有什么东西。

吴邪忍住心里的激动,用水管去撩,撩起一个小塑料袋。他甩了甩上面的血,打开一看,里面是一张小纸条和一个试管。因为密封的比较好,两者都很干净。

纸条上写着:

“我下来的时候已经发现了楼梯不对劲,后面主要是想看看你的能力和好奇心到底能把你推到多远。我已经明白你肯定不会轻易放弃,所以我为你准备了一个东西。18点左右你可以找个地方藏起来,比如混在那几排人里面,把试管里的液体尽量均匀地洒在身上。ta不会发现你。记住,这是你自己的选择。等着看好戏吧。”

被小花算计来算计去,吴邪感觉已经习惯了,看到小花理解自己居然还有点高兴。他打量着那支试管,里面是某种黑色的、有些粘稠的液体,有点像沥青。

太阳下山,18点前,血渠,诱发幻觉的眼睛,神秘的地下二层,失踪的最重要的受害者,北京派来的人,利用他又怂恿他的童年玩伴......吴邪感觉这一切似乎指向了某一个共同的终点,但关联在一起的丝线太模糊了,他抓不住。

他在那条血渠旁边坐下,回忆着这整件事情。

工地有人不断失踪——失踪者均为外来打工者,失踪前房间没有任何异常,就好像去上个厕所一样;经理发现半夜有人起床,跟踪一段路后总是失去线索,最后一次看到了红色的眼睛;他收到经理的微信,来到上海,去见经理,经理手机换了,而且矢口否认发生了这些事;他不死心,依旧混进工地独自查询,某日走在商业街上感受到了视线,红色的眼睛将他钉死在十字路口;被小花所救,自称从北京派来调查一个案子,表明身份开始套话;小花利用他找到了犯人的一个据点(非居住地),在犯人离开后救了他,并发现地下二层的存在;小花打晕他,应该是时间不够只能把他放在阁楼,写了信、准备试管,独自进了地下二层,并一直呆在下面,原因不明(推测)。

有些事情他已经明白了一些:犯人选择在大城市捕猎那些生活不受保障的底层外地打工者,因为这些人少一两个不会引起太大关注,可惜经理发现了异常,ta便催眠了经理,没想到经理在那之前给他发了微信,此后经理成为ta的耳目,发现吴邪还在到处打探,打算对他下手;同时小花为了某个重要的人开始调查同一个犯人,掌握很多吴邪不知道的资料,明显了解犯人的习惯,也大概知道地下二层的秘密。

但是,依然有几个很重要的疑点,小花代表的那股力量和犯人是什么关系?红色的眼睛是超自然力量还是催眠术?犯人收集活人的血,并提供给地下二层的“某个东西”,是为了什么目的?小花为什么要独自呆在一个那么危险的地方?

吴邪发现自己心情似乎变好了。他开始期待今晚即将上演的大戏。



tbc

盗笔吸血鬼 · 直接当作正文吧! 1.2


在我好好写之前,这个就当作正文吧!毕竟剧情和人物还在,主要是语言比较白,没什么感染力。


正文剧情:

更新到小花的信


小吴听了故事(失踪的工人,夜游症,血色之眼etc),憋不住好奇心,把生意交给萌萌管着,就坐高铁到了上海。他拜访同学,考察施工现场,调查失踪人士的情况,结果被那双眼睛反关注了......在光天化日之下他竟然感受到了一股粘在他身上的视线,他不管怎么跑都甩不掉,正被迷惑之时,有人拉起他的手就飞一样狂奔,还跑到一幢公寓里。两人经过一番言语对峙,对方终于忍不住表明身份——吴邪哥哥,我是小花呀(笑),小吴恍然大悟,并收获名片一张。

两人交换情报,小花说自己的身份不宜暴露,不过是从北京来的(小吴:噢我懂的),也是调查这个案子的人士,开始跟吴邪套话,成功,出门调查去,跟小吴说你今晚就留在这儿吧,我天明前回来,你先睡。小吴下楼给两人买了宵夜,等到一点人还没来,就回房睡觉了。

梦到血红血红的眼睛,惊醒,锁上的大门被人一推就开,走向他房间的脚步声嗒嗒嗒,然而进不来(小吴感到奇怪),愤怒的疯狂的敲门声,门轴崩了,门板要裂了,小吴吓得不能自已,拿起台灯,向门靠近,突然开门一挥手猛砸了下去,啊咧,门外啥都没有,一片漆黑,突然听到很轻的声音,奇怪的语言,小吴失去了意识.......

醒来的时候情况非常不对劲,倒吊着,嘴巴塞着,胳膊上有针孔,手腕在不停流血,但是不多,一点点汇集到一条渠里,这些横平竖直的水渠相互连通,在墙壁处截断。他往四周一看,天,黑暗的空间里一群黑呼呼的倒吊人,血腥味浓的让人想吐。小吴吓到极点反而冷静下来,看旁边的吊着的哥们,哎这不就是工人A嘛,看过照片,认得出来。眼睛适应了黑暗后,又认出两个工人,其他还有十几个不认识的。这里没有窗,非常黑,他发觉再吊下去大脑和腿部都会有损伤,但此时他浑身无力而且血流不止,又没有工具,搞不定脚踝和手臂上的麻绳,叫也叫不出声,简直绝望!

过了不久,大概两个小时,远处的门突然开了,门外同样一片漆黑,艹,是人是鬼说一声啊!不过仔细一听,那东西呼吸有点沉重,应该是人。吴邪按兵不动,闭上眼睛全身静止,只有心跳在加速!那人静了一会儿,竟然直直向他走来!md,是周围一片宁静而心跳暴露了我吗?正在小吴肾上腺素到达极点,甚至觉得能硬生生挣开手上绳索时,耳畔突然传来一声很轻的“吴邪,是你吗?”苍天有眼,这是小花!

小花把他放了下来,黑暗中手腕被什么柔软的东西擦过,小吴太激动没注意是什么。他双腿发软,一开始站都站不直,就坐在地上听小花讲话。小花说他调查到这里,来的时候犯人已经离开了,小花小心地探索宅邸(两层小别墅),发现了这间地下室,没想到吴邪竟然在这里,还好他没事。吴邪感叹,还好你来了,不然真的要死在这屠宰场一样的鬼地方了。小花说犯人今晚是不会回来了,于是两人开始救人(主要是小花),大部分都还留着一口气,似乎是犯人故意的。

小吴发现小花一直有些心神不宁,就问他在担心什么?小花说有一个最重要的受害者他没有找到,但一定在这栋楼里,一二层和阁楼他都去过了,不在那里,肯定就在这一层。吴邪想了想,注意到身旁半满的水渠,却发现不凝结的血并没有朝某个方向流动,他忍着恶心把手伸进去掏了掏,发现下面有一排很细的小洞,他告诉小花这下面还有空间,不是管道就是另一个地下室,两人开始找门,但房间里啥机关也没找到,小吴准备出去看看整体结构,却感觉脚下的踏步怪怪的,倒数第二阶没有对齐,叫小花来,两人琢磨了一下,发现倒数三阶可以往第四阶那里滑,下面的楼梯板明显可以翻开。



两人对视一眼,小花却突然瞪大眼睛看向他身后的房间,并叫他别动,慢慢向他靠近,小吴真是脊背发凉,想回头又不敢,刚忍不住张嘴就被小花的手指堵住,然后?然后脖子一凉,就失去了知觉。wtf,吴邪在思维被截断之前愤怒地想到,难道这一切都是你自导自演的吗!混蛋解语花!你个骗子大犯人!老子死不瞑目!


玲玲玲玲玲玲!玲玲玲玲玲玲!玲玲玲.......


催命一般的闹铃在耳畔炸开,势如响雷,吴邪猛地惊醒,摸到被透明胶带贴在耳朵边上的手机,那许多条胶带缠了他脑袋一圈又一圈,缠得很紧,不用力根本拔不下来。忍了两分钟的魔音洗礼,小吴终于能咬牙切齿地看着自己的手机,一看,啊,已经下午两点三十七了。


环视四周,他现在坐在一张小床上,明明是下午,厚重的窗帘布却透不出一丝光线,下床一掀,窗帘已经被钉死了。看天花板这倾斜的坡度,和那个小小的老虎窗,他判断这里是那个房子的阁楼。他心想趁他昏迷把他搬到床上的人不是小花还有谁?那么他应该不是犯人了,不过,他到底站在什么立场调查这件事的?他和犯人什么关系?是不是隐藏了什么核心线索?为什么不让自己进入地下二层?


一大堆问题横在吴邪眼前,他决定下去探个究竟,却突然想到,犯人,这个宅邸真正的主人,他回来了吗?恐惧涌上心头,他开始心跳加速。再一想,好像不对,那铃声简直可以把死人吵到复活,犯人要是在不早来找他了?出于谨慎,他还是小心翼翼地走到门边,轻手轻脚地打开门,楼梯下是寂静的黑暗,嗯?门口有个明显很奇怪的东西,安静地在地上躺着——一张A4纸。


“吴邪,看到这张纸说明你已经醒了。我有许多话来不及告诉你,不过,还是让我以‘对不起’开头吧。”小吴拿起来悄悄缩回房间,在手机光下读了起来,一看就知道这是小花那自命不凡的语气。


“其实,我是给了你选择的,如果昨晚你不打开那扇门,虽然你的幻觉会持续一晚上,只要撑到天亮,你就自由了,可是,你打开了那道门。你有没有想过,我为什么要把明显已经被ta盯上的你独自留在房间里?是的,我利用了你的情况,为此将藏了地理位置发射器的名片卡放在你身上。”


啊,我就知道。其实吴邪已经猜到了一点端倪,上海那么大,为什么今晚小花就能找到这个地方,而且恰好卡在屋主人不在的时候?吴邪想,其实小花一开始就没走远,藏在附近观察自己,等他中招了,就一路跟踪梦游状态的他,到了目的地,就眼睁睁地看着他落入虎口,躲在这附近守株待兔,甚至故意把屋主引走。哎,这小混蛋。


“你也许不知道,在地下室听到你的心跳的那一刻,我是真的安心了,虽然我明确知道ta不会马上杀了你,因为这样对本来就缺素材的ta来说太浪费了,你的探究于ta也只不过像绕着牛尾巴的蚊蝇罢了。”


这小子的语气诚恳倒是诚恳,但那种高人一等的感觉让人想揍他。


“从小你的好奇心就很强,虽然看起来安静,但每次都会在你三叔面前原形毕露。你之前一直运气不错,小时候有长辈指引,昨天你又遇到了我,但这种运气也快到头了。接下来的事情,我也没有保证,地下二层的东西很可能已经超出了你的理解范围,打开那扇门,你很可能会真的面对死亡。但好在ta并没有那么在意你,你可以现在趁着白日未尽,赶紧离开这里,离开上海,回到杭州。飞机票我已经帮你订好了,18点整虹桥机场T2航站楼。楼下我约了一辆的士,到三点半就不再等候。顺带一提,日落之前,你不用担心ta的问题。”


那种危机感,面对死亡的恐惧吴邪在刚才就有了切身体会,被下药,看着自己被倒吊着放血,那种身体在一点点死亡而自己无能为力的感觉太令人绝望了,要不是这恰好是小花的设计,他可能死之前会先疯掉。


可是他活了下来。现在,他很自由,危险目前找不上门来。他现在就可以下楼,坐上的士一路开到机场,然后飞回他的老本营。


然后呢?然后他继续朝十晚六的小古董铺老板生活,日子一天天过去,平静地淡出水来。吴邪突然问自己,为什么来上海?一开始是帮助老朋友顺便给生活找点刺激,满足一下自己的好奇心,然后他见识到了何为噩梦成真,遇到了神秘的童年玩伴小花,跟着小花铺的路走,越来越接近事情的真相——就此停止吗?


“有些事情不是你能随便参与,有些故事你看不到结局,这件事情背后是一个你无法想象的世界。不要再来地下室了。作为一个不称职的朋友,我劝你忘掉那扇未被打开的门,回归你的日常。这封信就到此为止吧,到了杭州记得给我发短信。解雨臣。”


吴邪读到最后,反而觉得莫名的奇怪。有些句子暗示性很强,他重新读了一遍,越来越怀疑小花是在变相煽风点火,告诉他前方危险,劝他赶紧打包回家,却又故意在字里行间里透露出某种难以想象的、让人心馋的未来。他甚至觉得这是小花的另一个圈套,将另一个决定命运的选择摆在他面前,并且完全明白他会选哪个。


反正现在还不到三点,事情还有余地。

去地下室看看吧!



tbc


小吴你可真能作!要是我,我早就......掀地下二楼的门板子去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