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重桜

你是思考者还是行动家?

盗笔吸血鬼 · 直接当作正文吧! 1.2


在我好好写之前,这个就当作正文吧!毕竟剧情和人物还在,主要是语言比较白,没什么感染力。


正文剧情:

更新到小花的信


小吴听了故事(失踪的工人,夜游症,血色之眼etc),憋不住好奇心,把生意交给萌萌管着,就坐高铁到了上海。他拜访同学,考察施工现场,调查失踪人士的情况,结果被那双眼睛反关注了......在光天化日之下他竟然感受到了一股粘在他身上的视线,他不管怎么跑都甩不掉,正被迷惑之时,有人拉起他的手就飞一样狂奔,还跑到一幢公寓里。两人经过一番言语对峙,对方终于忍不住表明身份——吴邪哥哥,我是小花呀(笑),小吴恍然大悟,并收获名片一张。

两人交换情报,小花说自己的身份不宜暴露,不过是从北京来的(小吴:噢我懂的),也是调查这个案子的人士,开始跟吴邪套话,成功,出门调查去,跟小吴说你今晚就留在这儿吧,我天明前回来,你先睡。小吴下楼给两人买了宵夜,等到一点人还没来,就回房睡觉了。

梦到血红血红的眼睛,惊醒,锁上的大门被人一推就开,走向他房间的脚步声嗒嗒嗒,然而进不来(小吴感到奇怪),愤怒的疯狂的敲门声,门轴崩了,门板要裂了,小吴吓得不能自已,拿起台灯,向门靠近,突然开门一挥手猛砸了下去,啊咧,门外啥都没有,一片漆黑,突然听到很轻的声音,奇怪的语言,小吴失去了意识.......

醒来的时候情况非常不对劲,倒吊着,嘴巴塞着,胳膊上有针孔,手腕在不停流血,但是不多,一点点汇集到一条渠里,这些横平竖直的水渠相互连通,在墙壁处截断。他往四周一看,天,黑暗的空间里一群黑呼呼的倒吊人,血腥味浓的让人想吐。小吴吓到极点反而冷静下来,看旁边的吊着的哥们,哎这不就是工人A嘛,看过照片,认得出来。眼睛适应了黑暗后,又认出两个工人,其他还有十几个不认识的。这里没有窗,非常黑,他发觉再吊下去大脑和腿部都会有损伤,但此时他浑身无力而且血流不止,又没有工具,搞不定脚踝和手臂上的麻绳,叫也叫不出声,简直绝望!

过了不久,大概两个小时,远处的门突然开了,门外同样一片漆黑,艹,是人是鬼说一声啊!不过仔细一听,那东西呼吸有点沉重,应该是人。吴邪按兵不动,闭上眼睛全身静止,只有心跳在加速!那人静了一会儿,竟然直直向他走来!md,是周围一片宁静而心跳暴露了我吗?正在小吴肾上腺素到达极点,甚至觉得能硬生生挣开手上绳索时,耳畔突然传来一声很轻的“吴邪,是你吗?”苍天有眼,这是小花!

小花把他放了下来,黑暗中手腕被什么柔软的东西擦过,小吴太激动没注意是什么。他双腿发软,一开始站都站不直,就坐在地上听小花讲话。小花说他调查到这里,来的时候犯人已经离开了,小花小心地探索宅邸(两层小别墅),发现了这间地下室,没想到吴邪竟然在这里,还好他没事。吴邪感叹,还好你来了,不然真的要死在这屠宰场一样的鬼地方了。小花说犯人今晚是不会回来了,于是两人开始救人(主要是小花),大部分都还留着一口气,似乎是犯人故意的。

小吴发现小花一直有些心神不宁,就问他在担心什么?小花说有一个最重要的受害者他没有找到,但一定在这栋楼里,一二层和阁楼他都去过了,不在那里,肯定就在这一层。吴邪想了想,注意到身旁半满的水渠,却发现不凝结的血并没有朝某个方向流动,他忍着恶心把手伸进去掏了掏,发现下面有一排很细的小洞,他告诉小花这下面还有空间,不是管道就是另一个地下室,两人开始找门,但房间里啥机关也没找到,小吴准备出去看看整体结构,却感觉脚下的踏步怪怪的,倒数第二阶没有对齐,叫小花来,两人琢磨了一下,发现倒数三阶可以往第四阶那里滑,下面的楼梯板明显可以翻开。



两人对视一眼,小花却突然瞪大眼睛看向他身后的房间,并叫他别动,慢慢向他靠近,小吴真是脊背发凉,想回头又不敢,刚忍不住张嘴就被小花的手指堵住,然后?然后脖子一凉,就失去了知觉。wtf,吴邪在思维被截断之前愤怒地想到,难道这一切都是你自导自演的吗!混蛋解语花!你个骗子大犯人!老子死不瞑目!


玲玲玲玲玲玲!玲玲玲玲玲玲!玲玲玲.......


催命一般的闹铃在耳畔炸开,势如响雷,吴邪猛地惊醒,摸到被透明胶带贴在耳朵边上的手机,那许多条胶带缠了他脑袋一圈又一圈,缠得很紧,不用力根本拔不下来。忍了两分钟的魔音洗礼,小吴终于能咬牙切齿地看着自己的手机,一看,啊,已经下午两点三十七了。


环视四周,他现在坐在一张小床上,明明是下午,厚重的窗帘布却透不出一丝光线,下床一掀,窗帘已经被钉死了。看天花板这倾斜的坡度,和那个小小的老虎窗,他判断这里是那个房子的阁楼。他心想趁他昏迷把他搬到床上的人不是小花还有谁?那么他应该不是犯人了,不过,他到底站在什么立场调查这件事的?他和犯人什么关系?是不是隐藏了什么核心线索?为什么不让自己进入地下二层?


一大堆问题横在吴邪眼前,他决定下去探个究竟,却突然想到,犯人,这个宅邸真正的主人,他回来了吗?恐惧涌上心头,他开始心跳加速。再一想,好像不对,那铃声简直可以把死人吵到复活,犯人要是在不早来找他了?出于谨慎,他还是小心翼翼地走到门边,轻手轻脚地打开门,楼梯下是寂静的黑暗,嗯?门口有个明显很奇怪的东西,安静地在地上躺着——一张A4纸。


“吴邪,看到这张纸说明你已经醒了。我有许多话来不及告诉你,不过,还是让我以‘对不起’开头吧。”小吴拿起来悄悄缩回房间,在手机光下读了起来,一看就知道这是小花那自命不凡的语气。


“其实,我是给了你选择的,如果昨晚你不打开那扇门,虽然你的幻觉会持续一晚上,只要撑到天亮,你就自由了,可是,你打开了那道门。你有没有想过,我为什么要把明显已经被ta盯上的你独自留在房间里?是的,我利用了你的情况,为此将藏了地理位置发射器的名片卡放在你身上。”


啊,我就知道。其实吴邪已经猜到了一点端倪,上海那么大,为什么今晚小花就能找到这个地方,而且恰好卡在屋主人不在的时候?吴邪想,其实小花一开始就没走远,藏在附近观察自己,等他中招了,就一路跟踪梦游状态的他,到了目的地,就眼睁睁地看着他落入虎口,躲在这附近守株待兔,甚至故意把屋主引走。哎,这小混蛋。


“你也许不知道,在地下室听到你的心跳的那一刻,我是真的安心了,虽然我明确知道ta不会马上杀了你,因为这样对本来就缺素材的ta来说太浪费了,你的探究于ta也只不过像绕着牛尾巴的蚊蝇罢了。”


这小子的语气诚恳倒是诚恳,但那种高人一等的感觉让人想揍他。


“从小你的好奇心就很强,虽然看起来安静,但每次都会在你三叔面前原形毕露。你之前一直运气不错,小时候有长辈指引,昨天你又遇到了我,但这种运气也快到头了。接下来的事情,我也没有保证,地下二层的东西很可能已经超出了你的理解范围,打开那扇门,你很可能会真的面对死亡。但好在ta并没有那么在意你,你可以现在趁着白日未尽,赶紧离开这里,离开上海,回到杭州。飞机票我已经帮你订好了,18点整虹桥机场T2航站楼。楼下我约了一辆的士,到三点半就不再等候。顺带一提,日落之前,你不用担心ta的问题。”


那种危机感,面对死亡的恐惧吴邪在刚才就有了切身体会,被下药,看着自己被倒吊着放血,那种身体在一点点死亡而自己无能为力的感觉太令人绝望了,要不是这恰好是小花的设计,他可能死之前会先疯掉。


可是他活了下来。现在,他很自由,危险目前找不上门来。他现在就可以下楼,坐上的士一路开到机场,然后飞回他的老本营。


然后呢?然后他继续朝十晚六的小古董铺老板生活,日子一天天过去,平静地淡出水来。吴邪突然问自己,为什么来上海?一开始是帮助老朋友顺便给生活找点刺激,满足一下自己的好奇心,然后他见识到了何为噩梦成真,遇到了神秘的童年玩伴小花,跟着小花铺的路走,越来越接近事情的真相——就此停止吗?


“有些事情不是你能随便参与,有些故事你看不到结局,这件事情背后是一个你无法想象的世界。不要再来地下室了。作为一个不称职的朋友,我劝你忘掉那扇未被打开的门,回归你的日常。这封信就到此为止吧,到了杭州记得给我发短信。解雨臣。”


吴邪读到最后,反而觉得莫名的奇怪。有些句子暗示性很强,他重新读了一遍,越来越怀疑小花是在变相煽风点火,告诉他前方危险,劝他赶紧打包回家,却又故意在字里行间里透露出某种难以想象的、让人心馋的未来。他甚至觉得这是小花的另一个圈套,将另一个决定命运的选择摆在他面前,并且完全明白他会选哪个。


反正现在还不到三点,事情还有余地。

去地下室看看吧!



tbc


小吴你可真能作!要是我,我早就......掀地下二楼的门板子去啦!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