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重桜

你是思考者还是行动家?

盗笔吸血鬼世界的段子 · 一


公元前骨灰级吸血鬼黑瞎子、老张
21世纪新人类吴邪+胖子
脑子里都是片段,想写啥写啥,放飞自我




“你现在还对我们不了解,跟在他身边多跑几年,你自然会发现吸血鬼这种生物不是得到了永存,而是永远地死了。死之前人大部分都不清楚未来是怎样的地狱,都被骗得凄凄惨惨的。


(我偷偷瞟了一眼闷油瓶,这人难得一副正在思索的表情,我心中一惊,莫非这小哥的残留印象告诉他当年真的被人忽悠着献出鲜血献出爱心,用生命关怀了大龄寂寞吸血粽子?)


你想,生命是种精密机械,硬是在它工作时用蛮力把齿轮卸了再按上去,它就不能转得那么灵光了,越往后越不正常。我们想要的东西,你们想要的永生,都是在生命机器正常运转前提下的渴望,对我们而言,曾经的想象都已经变味了,变得像胖子的汗脚一样,臭的难受但又不得不一直闻着,提醒你曾经的干净美好。


(“艹你丫的,胖爷我是足下有真金,不在外边儿洗是给小天真敛财聚气!咱们前几天住那房子胖爷来之前三天五夜的就断水断电,现在你看看,四个桑拿不也想蒸就蒸么?”)


(我愣了一下,随即大怒,“我操你什么时候又扩建了一个?!你一个,我和小哥一个,黑先生一个,还有一个谁用?精炼你萃取出来的肥油?那都是银子啊!”)


呵呵,你们俩真有意思。年轻真是好啊———


毕竟你们看到的这个我呢,哦,还有胖子边上这位,其实是eons of evil compacted into a skeleton of man.


哎,讲个笑话而已,不死的东西于你们而言不都象征着神秘与邪恶吗?


其实,你们听说的大部分关于我们的信息都是比较光彩的一面。很多同胞不像我,他们还坚持着在虚无里追寻意义,我眼看他们的人类意志被时间磨损,渐渐腐坏成泥一样又稀又臭的东西,那种感觉嘛......


那大概就是一阶导数小于零,二阶导数大于零的函数感觉。


(黑眼镜拿拳头对着我因受惊而长大的嘴比了比,似乎觉得很有趣,便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只是想起来你调侃我们这帮老骨头没听说过微积分,告诉你一声ego minus vetus quam est certe*,我指你老师牛顿先生。


唉,世界像洪水一样奔腾,无数生命迎面而来,又顺流而下。你们一定很好奇,为什么我这个活化石还没被冲垮?来,小吴,胖子,擦亮你们水汪汪的大眼睛,仔细看———


你看到那条细细的锁链了吗?


(我和胖子使劲瞪眼,从黑眼镜泛着柔光的发梢到白灿灿的脖颈一路往下,搞得我们像视奸屏幕里的av美女一样。当然,结果连美女的香屁都没闻着一个)


没看到?


你们当然看不到,那是个比喻。啊哈哈哈哈哈。


(正当我们怒发冲冠准备靠着闷油瓶在背后撑腰先揍了黑眼镜再说,他却一下子安静下来,整个人的气氛瞬间变得沉静。


(我们的动作静止了,有一种古老的气息随着他的话语扩散开来)


你们看不到,很自然,是因为你们的血很干净。这条锁链,是一种血脉的牵引,它的存在是为了当我们灵魂一无所有时,还有一条最后的血的羁绊能将我们悬挂在自深渊顶端,不至于马上掉下来。


这么说吧,如果有朝一日你们的这位朋友终于被他那颗亿万年的心脏压垮,我们的世界就失去了一位emperor。


(他看向一路沉默的闷油瓶,正巧,闷油瓶也静静回望着他的墨镜)


简单来讲,他死了我们就永远失去了一个拥抱神性的殉道者。但这次情况特殊,我们还有一位empress,虽然各自只是原来的1/2。


几万条锁链缠绕在我们身上,平常朦朦胧胧能感觉到一点,像是松垮的保险绳一样,锁链的另一头汇聚在他们的心脏中,为了不让族人轻易送死,他们得告诉那些孤独寂寞的家伙们,‘不论如何,直到灰烬,你们依然被我爱着。‘”


tbc


*拉丁语,我起码和他一样老
*瞎子太老了,又满世界到处跑,偶尔会冒出奇怪的语言

评论

热度(3)